知网是个什么东西,好厉害

 ·  2020-07-28 16:15:28
知网是个什么东西,好厉害

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翟天临,遭遇了来自学术界的“雷神之锤”,成了全网一帮学术打假的目标,著名学府北京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也被拖后腿,一时成了众矢之的。

这些遭遇引发了一场由2018互动式问答所带来的直播。 网民询问可不可以在知网上搜索他的博士论文,彼时已获北京电影学院博士学位的翟天临面对镜头连问两次,“知网是什么东西啊?”

舆论在其后发酵的打假风波中,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知网学术"被网友戏称为"最大赢家"。

但是,这位大赢家在学术界却是一个败笔。

昂贵的费用

《中国知网》(CNKI)这个名字对于中国大学生来说并不陌生。 几乎没有什么人能逃得过大学生涯结束时为了拿到学位而进行的一场夜战。 学报论文资源之于科研工作者就像士兵手中的枪,农民手中的锄头,其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知网的“贵”已经成为了业界的共识。

对于翟天临的学术造假事件,微博 ID “PITD亚洲博士虐待组织”的博主们查了2783字的小论文,发现文献重复率高达40.4%。 坐实了翟天博士学术造假之名,知网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的建设功不可没。

然而,这篇2783字的小论文,在知网查重却要花68元。 而且根据维普与万方学术不端检测系统的计价标准,只需9元就可以搞定。

(点击查看图片)

知网、维普和万方在期刊资源、年限和检索方式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各检索系统的查准率、查全率不同,查重结果也存在较大差异。

《知网》收录了国内期刊11189种,全文文献65012360篇[1],核心期刊和内容收录的完全率分别达到99%和99%。 截至2007年11月底,累计发表学位论文全文文献57万余篇。 包括科技博士论文5万多篇,硕士论文32万多篇,发表论文的完成率达90%,211院校发表论文100%。

知网在查重论文方面的优势不言而喻,几乎是查重论文的首选。

一 般而言,大学对硕士论文字数的要求至少是3万字,对博士论文字数的要求至少是10万字。 与之相比,具有70000字数差距的硕士论文在知网进行查重,每篇售价均为350元。 如按最低字数计算,博、硕士论文查重费分别为300元和90元,万方分别为150元和45元。

相反,知网的查重费用是最高的。 通常毕业论文的修改也不是一次查就能解决的,实际的花费可能会更多。

然而,相比使用频率更高、需求量更大的纸张采购,查重的费用只是一个小头。

资料资料库收费方式分为个人订阅和流量付费两种。 付费订阅是一种常见的模式,例如,中国知网针对个人用户推出了包月、半年等多种销售方式。 按文章或页面来计算流量计费。

比较之下,国内的三大数据库,维普数据库按流量计费比较便宜,使用淘宝网的官方网店支付一次3元的统一价格。 SMS支付最贵,超过6页的文章定价为5元。 万方的学位论文最贵,每本30元,而每本期刊论文要3元。

在三个数据库中,知网学术期刊收录和中外标准收录均优于万方资料,书籍、工具书籍、年鉴、报纸是其独特的文献资源,出现频率较高,按页收费。 对需求较大、论文页数较多的个人来说,可在知网上下载论文的费用并不低。 [2]

(点击查看图片)

然而,承受论文采购压力的主要还是各大高校图书馆和研究机构进行“打包采购”。

商业文献资源数据库对有需求的团体采用收取订阅费的方式,每年提供给团体一、三、五年的馆藏服务。 图书馆包租服务的具体收费标准为高校“量身定制”,并没有向大众公开,但从2016年高校与知网的价格之争可以窥见一二。

2013年底,10所省级重点大学云南省全部停用中国知网。 2014年1月4日,云南大学图书馆发布公告:“由云南省高校图工委组织的 CNKI数据库联合采购项目,经过多轮谈判,由于‘中国知网’公司各数据库价格大幅上涨,且前期谈判结果不能达成一致,致使谈判陷入僵持状态,导致各高校无法正常下载该公司各类资源远程数据。”

2016年3月31日,北京大学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中国知网可能被关闭的公告。 「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中国知网)系列资料库2015年合同期已到,因资料库商涨价太多,图书馆正与对方商谈续约事宜,上一年合约截止至2016年3月31日,到期后资料库商可随时中断北大的存取服务。」

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称“续约价高得离谱”,与知网公司的“谈判十分艰难”。 2010年至2016年间的报盘上涨了132.86%,年均涨幅18.98%。 「7」

国家拨款,资金充足的985、211高校因贵而叫停,普通高校图书馆购书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贪得无厌的网络

对这次连续涨价,知网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成本定价模式”决定了成本的上涨,价格就会上涨。

知网的具体运营成本不在同方股份的盈利报告中。 包罗了以中国知网学术期刊数据库为核心的网络内容服务企业和终端的成本数据表明,网络服务企业和终端企业的确占据了近六成的总成本。 2016年数据库普遍提价,主营业务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确有小幅上升。

(点击查看图片)

尽管如此,知网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

就像它在其官网上展示的过去业绩一样,“核心用户覆盖了世界主要国家的大学、研究机构、政府智囊、企业、医院、公共图书馆”,“中国大陆有两万多家机构,用户覆盖了各行各业”,到“2013年,读者超过5000万,访问人数达到21亿,全文下载达到12亿篇”。 [1]

知网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期刊论文数据库,其在中国学术研究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了维普和万方数据库。 另外,高校的覆盖率比企业的覆盖率高。 [7] 中国知网的市场份额是非常巨大的。

高额费用,高覆盖范围,知网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利润率在50%以上的行业被称为暴利行业。 虽然近几年毛利率有所下降,但知网仍保持着60%以上的毛利率,并成为同方集团盈利能力最强的子公司。

(点击查看图片)

尽管如此,投资失败,资产减值,股价下跌,同方股份2018年业绩预亏。

2019年1月31号,同方股份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有所下降,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11.5亿至-17.2亿元。 [9]

知识网络价值链

知网获得了高额利润,在论文的生产和销售链中到底起着什么作用?

身为一家电子出版商,知网被戏称为“我们不是报纸的生产者,只是报纸的搬运工”。

资料库包括纸版学术刊物,并重新分类,供大学、研究机构和个人有偿使用。 资料库出版商将资料库数字化后将资料库收进资料库,需要向期刊社支付费用,但金额通常不大。 这大大低于传统期刊征订费标准。 [6]

文章生产者“版权人”和使用文章的“消费者”在价值链的两端,期刊社和数据库是文章利润分配的核心。

(点击查看图片)

由于电子出版的收益,该数据库并不向论文的版权所有者支付额外报酬。 硕博论文作者的付费标准完全由数据库自行确定,数额都很低。

2016年以来,知网发布研究生学位论文稿酬领取通知,2008年以后的博士论文版权人可领取价值400元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现金稿酬;硕士论文版权人可领取价值300元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60元现金稿酬。 [8]2008年以前硕博论文的稿酬较低。

(点击查看图片)

此外,数据库中还免费收录了一大批论文和学位论文。 [6]

版权人、期刊杂志和数据库提供商之间由于信息不对称和闭塞,经常发生侵犯版权人权益的知识产权纠纷。

文字著作权协会已于2017年起诉多家文著协权利人,其中有知网未经授权使用作品。 在这些作品中,著名短篇小说《受戒》是汪曾祺的侵权作品。 受戒者未将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给相关期刊,也未授权相关期刊转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4]

Open Law网站收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院判决案例,其中以“知网”(CNKI)为关键词检索到的258个判决案例中,“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是出现频率最高的。

(点击查看图片)

此外,知网还收录了许多没有科研价值的垃圾论文。 在2783字中,翟天临的文章重复1125字,就是其中一篇。

而稿件质量问题出现在论文发表的重要环节——审稿中。 在作者提交论文之后,论文就进入了同行评议的程序。 学报编者邀请有专业知识或造诣的学者,对论文的学术和文字质量进行评议,提出意见和判断,编者根据评议结果确定是否适合在本刊发表。

虽然杂志社编辑们对让质量低劣、有学术不端行为的论文被发表的内容审核不严负有责任,但这样的学术垃圾在中国的学术界却很多。

涉刊内容广泛,收录期刊齐全,知网数据库对杂志社提供的资源全部接纳,虽有核心期刊的优质内容,但也难免有些劣质论文鱼目混珠。

但是,尽管存在诸多问题,知网在学术资源数据库领域的权威地位仍难以动摇。

正如多年前在安徽、河北、山东、湖北等地相继停用并重新使用中国知网一样,当年的价格谈判第一次出价为45万元,而中国知网出价则为65万元,最终云南民族大学以48万元的高价妥协。 [6]

高校高度依赖数据库,与占据核心期刊资源的数据库竞争,处于弱势地位。 在这场资源共享的闹剧中,妥协是唯一的选择。

作家|张梦真

设计者|郭晓静

引用:

“中国知网”[1](2019). Retrieved fromhttp://gb.oversea.cnki.net/kns55/support/gb/company.aspx

(2) 孔毅.(2010).万方数据资源系统与中国知网数据库的对比分析.图书情报工作,2.

(3) 云南大学图书馆.(2019). Retrieved fromhttp://www.lib.ynu.edu.cn/news/446

(四) 人民网.(2018).文著协诉中国知网一审有果. Retrieved from:

[5] 澎湃新闻.(2016).关闭北大和其他一些大学的知网:图书馆预算难以追踪数据库增长. Retrieved from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53264

(b) [6]王丰年.(2017).我国学术文献数据库公益性与商业性之争-面向公益性的学术文献数据库.科技与出版,(5),110-114.

[7] 南方周末.(2016).一直在涨价,一直有人买,中国知网是什么网? Retrieved from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755

[8]2.(2016). Retrieved fromhttp://www.cnki.net/other/gongao/GCTG/%E5%85%A8%E5%9B%BD%E5%90%84%E4%BD%8D%E7%A0%94%E7%A9%B6%E7%E6%E6%E6%E6%E6%E6%95%AC%90%AF2.html

[9] 同方股份有限公司.(2019).2018年度业绩预亏公告(p.1). Retrieved fromhttp://600100.cn/notice/

(a) [10]刘宏,李宏梅.(2014).基于价值网的在线数据库盈利模式研究(9),56-57.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